鄂尔多斯蒙古包及其特征(二)

来源:上元文化工作室 时间:2019-12-27 17:00浏览量:15226

杨 勇

一顶古老的穹庐式毡帐,一座五彩的玛尼宏神台,一声长长的祈福般祝颂,一众袍服飘逸的歌舞靓影,奶酒撒向浩空,煨桑香息沁心。一幅美丽的蒙古包风光图画,传导出牧人浪漫生活的气息,钩略出鄂尔多斯草原的神奇。

鄂尔多斯蒙古文化体系的核心是成吉思汗文化,在鄂尔多斯的成吉思汗文化包含了征灭西夏遗留下的蒙古汗国的宫廷文化,也包含了明代中叶来到鄂尔多斯的成吉思汗八白室为主体的汗国时期帝王祭祀文化体系,还包含了保留完整的13世纪的古老的游牧草原文化传统。鄂尔多斯蒙古包涵盖的文化信息,同样具有成吉思汗文化的深刻影响,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鄂尔多斯蒙古包文化形态及其特征。

一、简言蒙古包

二、鄂尔多斯蒙古包文化的特殊性

三、鄂尔多斯蒙古包的形制与用材

四、鄂尔多斯蒙古包的布置与饰物

1. 鄂尔多斯蒙古包居室布置的丰富性

鄂尔多斯蒙古包以摆放木制彩绘家具为主,以门口正对方面为正中,正面放的是两个竖柜,上面放一些稀罕珍贵的摆件,左侧西北方位放置佛龛及底柜,供奉佛像与成吉思汗画像,右侧东北方位往下放置两个低柜,上面叠放皮被褥或者棉被褥及枕头,在往下又是两个竖柜,上面摆放妇女梳妆镜等物,在这两竖柜旁边还要摆放一个装着扬琴的木盒,四胡、三弦、笛子挂在上面的哈纳网格上。往下依次挨着的是立式碗架、酸奶木桶或者瓷坛、牛粪燃料储存箱,哈纳上挂一些大驮水铜壶、沙柳根编食品盒、大木勺、小木桶等等。在西侧位置挨着佛龛往下,地下放的和哈纳上挂的一般都是骑乘放牧和劳作使用的物品,如马鞍具、马笼头、马嚼子,皮或毛质的褡裢、口袋、绑绳。需要强调的是马鞍在蒙古包的摆放朝向,正面鞍桥必须朝着西北方向,这是鄂尔多斯蒙古族祖祖辈辈留下的传统习俗。

在蒙古包内部的中间地带,正面并排摆两个方木桌,桌子上面摆放一应吃喝食物,前面紧挨着放一张木火盆桌,火盆里经常储存着燃过大火的火灰,火盆上面横架一个火盆架,其上坐一个铜茶壶,使得茶水时常保温。再往前一点是铁火撑,上面坐一面便携式铜锅,用少烟无味的干牛粪烧水煮肉非常方便。

640.webp (8).jpg

铜锅,为左右双耳大提环,弯曲成扣环状,向外打开,提环可平展外伸,向内收回,则呈紧扣铜锅盖状,铜锅为寰底直壁折沿,锅盖微微隆起,桥型提梁,盖沿向下弯曲一圈,锅沿高出锅盖,锅盖与铜锅相合后,做饭煮汤时有汤外溢而不至外流。这种铜锅在游牧迁徙时非常便于携带。

正中的木桌通常为八仙桌,桌脚有方腿和圆腿两种,桌腿足部为向外或者向内的象征性虎爪形状,俗称外香炉腿和内香炉腿,由此也称方桌为内八仙桌和外八仙桌。

蒙古包正中的方桌旁边置放一个木制炒米盒,长方形,高提梁,抽拉盖,油漆彩绘。在正中靠哈纳的竖柜上面放一个斗状的油漆木盒,是重要礼仪上使用的“祈福盒”,方形木盖,通体彩绘,图案多绘世俗人物和佛式故事,均选取吉祥如意、富贵祈福的寓意。

2. 鄂尔多斯蒙古包室内图案色彩的传统性

鄂尔多斯蒙古包木制家具基本上都要绘制色彩鲜艳的图案,特别是蒙古包的各式箱柜,一般来讲都是成套制作、成套绘出图案。鄂尔多斯蒙古族喜爱的传统图案,非常大胆的使用了黑色为底,这样的底色家具特别明显的区别与其他地区的蒙古包家具。通常在黑色底彩的基础上,画出浓艳纯正的红黄蓝绿等宽细结合的线条,有时也用一些过度色搭配一下。在方形或者长方形的箱柜上面往往画出家具的外边图案,如万字纹等,辅以卷草纹,中心填绘云纹、菱形方胜等图,时候也画上一些民间喜爱的鸟兽图案,如寓意长寿的鹿鹤、飞腾的双骏、威猛的狮虎、吉祥的花鸟等等。鄂尔多斯蒙古族在竖柜、平柜、方桌、碗架、牛粪箱的上面,有时先由木工做出来日月火焰纹、云纹、柱头的造型,画匠再施以色彩润色,能够更加深刻地表达出蒙古族在平常的家具上面追求的理念和信仰。

640.webp (9).jpg

蒙古包地面最底下铺的是传统的蒙古毛毡和牛羊皮,这些都是原来的毛皮色彩,在正面、两侧又要铺上几块地毯,鄂尔多斯多为榆林地毯、银川地毯,一般都是二蓝毯,少有三蓝毯,普通人家没有五彩毯,只有札萨克王爷和寺院里的活佛大喇嘛才可能使用五彩地毯。这些地毯的规格都不大,大小正好是马鞍上面搭上去的尺寸,适用于放牧迁徙的生活习惯。

640.webp (10).jpg

蒙古包室内的色彩,从包体本身的木与毡的原色,到木制家具的华彩艳色,再到地面毛与皮铺陈的本色,包内整体较为突出中间部分的色彩,重点展示的是蒙古包的陈设关系,各式箱柜用具绕哈纳一圈摆放,一道彩色高低曲线式的环抱着正中的火盆和火撑,形成了以火为中心的蒙古包布置格局,强化和突出了蒙古包崇火拜火的古老习俗和信仰。

鄂尔多斯玛尼宏神台与祭祀

鄂尔多斯蒙古包最典型的特点之一,就是在蒙古包外极为醒目的玛尼宏神台。玛尼宏神台供奉的是蒙古族牧民家庭的保护神,主要的供奉物是禄马风旗、矛状“赛斯幕”圣物、五色吉祥彩旗,主要的祭祀用具是海螺号、煨香炉。

神台安置在蒙古包门前,神台样式各异,有圆形石堆状、长方形或者方形的泥台状、砖台状,现在牧民家里有的神台在砖台上面通体沾贴瓷砖,在正背两面还绘制或者浮雕出蒙古族特色的图案,如双骏图、八宝图等等。

神台上面安插木杆,木杆顶端安装成吉思汗苏勒德形状的冲天铁质矛形“赛斯幕”或者三叉状矛头圣物。根据地区性差别木柄有单柄和双柄区分,单柄安在神台正中,双柄则分左右插入神台上面。单柄式要在木柄靠上部的位置挂一面禄马风旗,也有的横担一杆,分左右挑挂两面禄马风旗。双柄式要在两杆之间靠上处横担一杆,横杆上面垂挂的蓝红黄白绿五种颜色的禄马风旗迎风招展。再往下一点还是在两杆之间横拉一条绳索,上面悬挂一排五色小旗。在神台的正中摆放着一鼎香炉,或者在台基上面直接用砖块砌出一个长方形凹槽,以煨柏叶。

玛尼宏祭祀,实质上是家庭守护神祭祀,按照传统习俗,每日清晨家中长者代表全家举行祭祀,每月初一和十五,或者重大年节岁时、婚聘寿诞,全家人都要在玛尼宏举行祭祀。祭祀时首先在神台煨桑燃柏枝,鸣螺绕三圈,在神台里侧设桌铺毡,摆放供饼、鲜奶和美酒,诵《伊金桑》和《苏勒德桑》,行叩拜之礼,然后向长生天祭洒鲜奶和美酒,以示献祭。

五、鄂尔多斯蒙古包的仪规与礼俗

综上所述,成吉思汗文化对鄂尔多斯部的巨大影响,使得鄂尔多斯蒙古包具有了形式和内容、物化与理念诸多方面特有的文化内涵,长期的实践与升华又产生出一整套蒙古包传统习俗,最终产生出蒙古族文化中独具特色的鄂尔多斯蒙古包文化体系,为蒙古民族广博而丰富的蒙古包文化增彩,并且以其独特的文化特征具有了在未来继续传承保护和开发利用的重要价值。

640.webp (11).jpg